8、影子(1 / 2)

在这座钢铁猛兽横行的监狱里如何生存?

庆尘没法指望来路不明的路广义,因为他怕自己顶替原主的身份暴露。

他也没法指望其他来自同一时空的同乡,因为对方比自己惨多了。

于是,庆尘坦然将自己的能力告知李叔同,来证明自己是一个有用的人。

毫无疑问,李叔同就是这座监狱里地位最超然的存在,自己这么做虽然冒险,但却是最好的出路。

李叔同背着手悠然离开,叶晚和大猫跟在他身旁,而林小笑则嬉皮笑脸的不知道去哪了。

中午还没到开饭时间,打饭窗口便提前为李叔同开放了。

叶晚去给李叔同和大猫各打了一份饭菜,大猫挑挑拣拣的吃着。

这时林小笑不知又从何处钻了出来,他蹬掉了自己的鞋子,光脚蹲在了李叔同餐桌对面的椅子。

大猫瞥了他一眼,叶晚则皱眉说道:“老板面前放尊重一些。”

林小笑翻了个白眼:“老板都没说啥呢,叶妈你也管的太宽了。”

李叔同笑了笑说道:“看来是有点收获?”

“对,”林小笑兴奋的说道:“太有收获了,您知道吗,这个庆尘在外面干干净净的,一点异常线索都查不到,但这样我反而来了兴趣。”

“因为太干净了?”李叔同问道。

“对,就是太干净了。他的资料显示他是18号城市的一名高中生,父母车祸身亡,继承了一笔遗产,没有前科,没有案底,没有亲人,”林小笑说道。

“他是什么罪名?”李叔同问道。

“盗窃,卷宗上显示他偷了一个刚刚够量刑的液晶电话,”林小笑说道:“您也知道这18号监狱有一半以上都是重刑犯,一般都是前科累累或者被税务机关抓到才会关在这里,他一个盗窃犯,压根就不该出现在这种地方。”

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林小笑竟是连庆尘的卷宗都看过了,这在寻常人眼里恐怕已经算是手眼通天的人物了。

林小笑继续说道:“而且,我找外面的人问了一下,他这个案子存在争议,据说他声称自己是正常购买的液晶电话,钱也付过了,只是售卖电话的人不知为何没有入账,监控也突然坏了没法还他清白。所以,一旦电话销售员翻供帮他作证,或者他付钱的监控视频出现,那么他立马就能出去。您看,这是多么熟悉的手法,大部分进监狱‘办事’的人,都是这么个套路。”

李叔同若有所思:“判了他多久?”

“判了六个月,”林小笑回答道:“这怕是18号监狱历史上最短的刑期了,老板,您不觉得这很有问题吗……他还姓庆!”

庆这个姓在如今这个时代太特殊了,五大公司垄断着几乎所有的经济命脉,其中一家就姓庆。

而庆又是个很少见的姓氏,所以如果你在路上突然遇到一个姓庆的人,都会心里嘀咕对方是不是庆氏的人。

“继续,”李叔同笑着说道。

“您也知道之前庆氏集团安排进来了一个路广义,”林小笑说道:“这种东西很好查,我当时只是想不明白,对方为什么要安排这么一个小角色进来,是想干什么?”

“我记得那个路广义,”叶晚在一旁说道:“他一直在收拢人手。”

“对啊,”林小笑笑眯眯的说道:“这路广义进来以后就仗着自己机械肢体精良,一路打压监狱里的土著势力,硬生生一个月就跟其他两个派系对抗成了三足鼎立的局面,我当时就纳闷了,庆氏是送他来统一18号监狱的吗。”

“庆氏知道老板在这里,”叶晚言下之意是,有李叔同在,谁也统一不了这里。

林小笑眯起眼睛,说到兴奋处恨不得去抠自己的脚丫子:“所以啊,我还想着庆氏是不是疯了,竟然派一个小虾米来18号监狱搞事。直到今天我才明白,合着路广义是给庆尘这小子探路来了。不管庆氏想干什么,庆尘才是正主,路广义只是个跑腿的而已。”

这时候林小笑又兀自纳闷起来:“可他们来这18号监狱是图什么呢,如果庆尘这小子真的贵为庆氏嫡系,又怎么肯来这里?”

李叔同忽然说道:“庆氏可能要选下一代影子了。”

叶晚和林小笑同时愣住了:“下一代影子?庆尘是候选者之一?所以他来这里是带着任务来的。”

最新小说: 绿茶女配能有什么坏心思呢 首辅娇娘超旺夫,被全家争着宠 暗室婚书 我死后被宿敌们表白了 升格残魂[娱乐圈] 我的技能是摸尸[无限] bug小姐是如何在武侠世界横行的 娇弱贵妃精神稳定 穿六零怀了大佬的崽儿 穿越后,我只能痛揍国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