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滚(1 / 2)

“无知小子,岂能乱言”盛国公气得脸色涨红,不过他刚忿忿低吼一句,就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眼眸挣扎几许,表情变换片刻,竟强忍下了怒气。

盛苑坐在她爹怀里,刚好是盛国公怒瞪的方向,很自然的就将他的表情变化看的一清二楚,忍不住在心里跟系统嘀咕“这老人家的情绪自控能力好强啊。”

也许是偶像包袱太重呢

盛苑闻言,忍不住又打量盛国公片刻,见他此刻竟已经彻底恢复了之前的儒雅,脑袋上不由冒出了个问号儿莫不是还真让这个系统说中了

“我又没有说错,您发这么大脾气作甚”她爹的声音从她脑袋上方传来,盛苑忍不住抬头往上看。

她爹笑呵呵的乎撸着苑头,继续跟上座的盛国公杠“这不是有吴嬷嬷这个前车之鉴么,万一又是谁做的手脚,您这不白高兴了”

此言一出,盛国公咯噔一下无话可讲,感觉心里的怒气好像都滞住了,不由抚着胡须掩饰心虚“你以为谁都像你似的不懂稳重”

他这语气听着好像也舒缓了很多。

常夫人听出盛徊的不自在,立刻默契的接过话,笑言“三爷错怪你父亲了,在那道士离开不久,老爷就派人调查了一番,这道士在江南也有名号,据说醉酒之后能辨官气品阶,此番来京,是随他师兄受邀到安国公府给他的儿孙看相。”

梁夫人皱眉“安国公如今竟如此做派招摇过市的给儿孙看官气”

常夫人笑容不变,朝梁夫人颔首“夫人也知道,安国公祧两房,国公府和侯府里皆是他的子孙,而今陛下恩赐他挑一子随太子出京巡视,可不就让两府争了起来安国公为了安抚两府妻子,便想了这么個办法。”

“嗤。”梁夫人讽刺的看过去,“陛下提拔他儿孙,他就该凭贤择选,做什么找人看官气就算是说他哪个儿子将来可以位极人臣,他就真以为自己是权臣之父不过就是仗着陛下和他有自小陪伴的情分。他恃宠而骄,恁的放肆,愚钝之举搅得两府混乱,看其家风,可说是堪比我府了。”

这番言语连敲带打的,让常夫人脸上的笑容都僵住了“”

当谁听不出她言外之意呢

梁夫人却说完就扭头,不给众人正眼,只是唇角的弧度表达出了浓郁的讽刺意味。

盛国公皱了皱眉头,想要说话,却听得长子清咳数声,只能改口说“安国公府如何与我们何干不过是话引子,何须惹得这许多没缘故的话来”

常夫人这会儿已经重又泰然,好像梁夫人没说过那番言辞一般,继续和盛向浔说“安国公和老爷相交于幼时,关系斐然,他家又有那般烦恼之事,断不会如此算计咱家。”

盛苑将刚刚的事情看了个满眼,此时看着常夫人没事儿人一般的表现,不由佩服起她这养气的功夫了。

盛向浔也当刚刚的小插曲不存在,只说着自己的意见“安氏两府相争如此明显,那这里面说不定谁就用了力气,让那道士记好了词,却不想道士醉酒走错了地方”

盛国公见他轻描淡写的就将自己这份喜悦的缘由给删掉了,登时气恼不已。

更让他郁闷的是,他这心里竟然还觉得真有这个可能

“你小子莫不是就看不得府中更进一步”盛国公气急,忿忿的指着三儿子鼻子责骂,“怎么盛国公府就不能出王佐之才”

“父亲,您也太贪心了”和盛国公的愤怒不同,盛向浔噙着笑,慢条斯理的和他爹辩解,“盛国公府沿传数百载还不够福泽深厚还要什么大进步呢

再说,您翻翻府中诸代录上的记载,从第一代盛国公至今,咱家出过一甲前三名么我们兄弟还算是成绩最好的呢,也不过考个二甲末尾。

咱府上就是这么个学风,您看看座上子孙,哪个像能从王佐之事的”

“你怎知就没有哦,你们兄弟几个不争气,还不许我的孙儿们有出息”盛国公言至此,觉得很有道理,立刻有底气的挺直脊梁,“我已让人延请大儒来府教导,便是大的做不到,还有那么多小的呢,以后还会有更多郎君出生,说不得就有能成才的”

“您”盛向浔想说他爹这就是杠,要是按那道士所言,府中官气不凡,那想必有大造化大官运的儿郎已在府中。

可是放眼看去,他这些侄子哪个像是不同寻常

就连最小的九郎也启蒙了,到现在也未露不凡,可见那道士之言不可认真。

最新小说: [三国]陛下何故谋反 三小无猜 夫郎家的咸鱼翻身了 正经人谁离婚啊(穿书) 小人鱼穿成豪门小竹马 我用wtw完美通关 今天从水里捞到人了吗 清穿之康熙皇帝小青梅[佟佳氏x康熙] [综武侠]目标成为峨眉名宿 [原神]魔阴身爆改深海龙蜥